• <tr id='4xFuMbu4'><strong id='4xFuMbu4'></strong><small id='4xFuMbu4'></small><button id='4xFuMbu4'></button><li id='4xFuMbu4'><noscript id='4xFuMbu4'><big id='4xFuMbu4'></big><dt id='4xFuMbu4'></dt></noscript></li></tr><ol id='4xFuMbu4'><option id='4xFuMbu4'><table id='4xFuMbu4'><blockquote id='4xFuMbu4'><tbody id='4xFuMbu4'></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4xFuMbu4'></u><kbd id='4xFuMbu4'><kbd id='4xFuMbu4'></kbd></kbd>

    <code id='4xFuMbu4'><strong id='4xFuMbu4'></strong></code>

    <fieldset id='4xFuMbu4'></fieldset>
          <span id='4xFuMbu4'></span>

              <ins id='4xFuMbu4'></ins>
              <acronym id='4xFuMbu4'><em id='4xFuMbu4'></em><td id='4xFuMbu4'><div id='4xFuMbu4'></div></td></acronym><address id='4xFuMbu4'><big id='4xFuMbu4'><big id='4xFuMbu4'></big><legend id='4xFuMbu4'></legend></big></address>

              <i id='4xFuMbu4'><div id='4xFuMbu4'><ins id='4xFuMbu4'></ins></div></i>
              <i id='4xFuMbu4'></i>
            1. <dl id='4xFuMbu4'></dl>
              1. <blockquote id='4xFuMbu4'><q id='4xFuMbu4'><noscript id='4xFuMbu4'></noscript><dt id='4xFuMbu4'></dt></q></blockquote><noframes id='4xFuMbu4'><i id='4xFuMbu4'></i>

                “北极派出所”踏冰巡守群山间 回城市恍如两个世界

                2019-01-27 04:50:41 来源:常州新闻网

                “北极派出所”踏冰巡守群山间

                □本报记者 张雪泓

                □本报通讯员 庞贺雷 王海蛟 文/图

                早晨7点才过,小蒜沟站派出所所长左晓栋就叫上民警曾强和朱效国开始了一天的沿线巡逻。

                冬季里的山村天亮得晚但黑得早,山路崎岖不平,巡逻车在山间小路颠簸着,晃得人那是五味杂陈。“现在是冬天,这路还能走,要是在夏天雨季,就只能穿雨鞋在泥里走。”左晓栋说,夏天雨季每次巡线时,民警都得带着一块小木板,用来刮鞋底的泥,要不越走脚底泥越多,就走不动了。

                小蒜沟站派出所,位于河北省尚义县小蒜葡京线上投注沟镇,是北京铁路公安处辖下最北端的车站派出所。由于地处张家口坝上,这里冬季气候寒冷,最低温可达零下30摄氏度,因此小蒜沟站派出所也被北京铁警称为“北极派出所”,即便如此,派出所的8名民警工作上也是一板一眼,丝毫不敢懈怠。

                民警曾强在下纳岭隧道口检查工作。民警曾强在下纳岭隧道口检查工作。

                冬至一过,坝上的气温直线下降,12月下旬以来气温甚至低至近零下30摄氏度。下纳岭特大桥的巨型桥墩拔地而起,结结实实地矗立在两山之间。桥下的瑟尔基河蜿蜒南下,早已经结满厚厚的冰。左晓栋指着瑟尔基河说,河水看似全被冰封住了,其实河心处的冰下还有活水流过。要是在夏天,下纳岭特大桥下全是河水,但冬季不同了,冰上经常过人,有时也有不少小孩在桥下玩,冬季桥下巡逻巡视尤为重要。遇到桥下有人时,民警会提醒他们注意安全远离桥墩。因为桥上铁轨下铺有石砟,遇到大风或火车经过时,会有松动的石砟掉落下来,在几十米高的桥下驻留是非常危险的。

                在瑟尔基河上踏冰巡逻,不多会儿鞋底已经湿滑,左晓栋不时拉一把身边的两位“老哥”,免得他们摔倒,嘴里不时叮嘱:“我45岁还年轻,你们两位哥哥都50多岁了可得小心。”检查完桥下后,就要开始爬一大段上坡路。连续转过4道弯,民警们顶着寒风来到了近4公里的下纳岭特大桥上。

                下纳岭一号和二号隧道间就是下纳岭特大桥。雄伟的大桥位于两山之间,一列列货物列车不时驶过,寒风伴着铁轨声“扑面而来”,民警们也停下巡线脚步,车与人相互致敬。民警们迎着凛冽的寒风走得不快,但步伐很稳健。55公里的巡线路,8名民警用脚步丈量了一年又一年。

                所长左晓栋到铁路沿线放牧户进行安全宣传。所长左晓栋到铁路沿线放牧户进行安全宣传。

                56岁的老民警朱效国已经有些驼背了,但精神状态很好。他介绍,下纳岭特大桥全长3.8公里,桥离地面高度约50米,恐高的人可巡不完线路。冬季天冷倒不怕,就怕刮风,桥太高了,很危险。只要不刮风就是好天气。我们巡线的目的就是,一是看线路上的设备有没有损坏的,另一个就是看看有没有危害火车安全的,有没有山上滚下的落石和其他杂物,以保障列车通行安全。

                算上所长左晓栋,所里一共有8位民警,平均年龄超过40岁。左晓栋告诉记者,民警的家都在距离派出所八九十公里外的张家口市,只能4个人一班,3天一轮换。

                作为4等车站的小蒜沟,如今只有货运没有客运业务。以前还有西去的旅客列客通过,现在也改线了。每逢冬季大雪封路时,最长有半个月不能下山。由于山间地形复杂,很多地方车辆无法通行,巡线只能徒步,一天下来民警要走30多公里的山路。

                所长左晓栋带队开始巡视工作。所长左晓栋带队开始巡视工作。

                铁路穿山而过,海拔高度1000多米。巡查山间的铁路护网时,民警们必须爬坡下沟,寒冷干燥的空气中,唯一能听见的声音,就是爬山时张嘴呼吸的喘息声。

                回忆当年,2011年5月18日从呼和浩特铁路公安局集宁铁路公安处接管小蒜沟站派出所时,朱效国说,“当时就几张光板床,被子褥子都没有,大家都是头一回来,不清楚山上的温度,衣服穿少了,睡到半夜都能被冻醒。”

                车站修建在山坡上,山脚下有一家小菜站,供应着当地的日常食材,下雪封山时菜站里便没有了新鲜的蔬菜,民警们跟村民一样也得过着没菜吃的日子。前年有一次最长时间,一个班组待了将近12天,在这12天里回不了家,因为路不通,底下菜库也空了,他们这12天只能吃点方便面、咸菜。自从经历那次半个月的大雪封山后,民警们便有了经验,从家出来上班时不忘带些方便面等速食,以备不时之需。

                左晓栋两年前来到这里担任所长,自1997年参加工作至今,这里是他工作以来最偏远的一个地方,这也是北京铁路公安处唯一享有艰苦边远地区津贴的派出所。第一次值班交接完回家,他开车往张家口市里走,道路两旁没有路灯,以致走错了路。“脱离了原有的圈子,在安静的山间工作,回家途中看到城市的灯光,会觉得恍如两个世界。”左晓栋说。

                小蒜沟站铁路沿线村庄较多,村民大都有家养牲畜,巡线之余,民警们还要走街串巷,向村民们宣传铁路安全知识。“二大娘,今天又来到咱们家了,还是那个事,主要跟您说一下咱们家里养的牛,养的羊,一定不要去铁路两侧放。知道吧,你忘了去年咱们签的协议,所以说这事吧,咱们的铁路安全很重要,一旦咱们去那放羊放牛,火车把咱牛羊撞了,咱们自己受损失。”由于常年巡逻巡线入村宣传,民警和沿线村民都熟悉了,宣传起来像是在唠家常。

                “清净又孤独”是小蒜沟站派出所民警的真实写照。虽然工作枯燥,但8位民警依旧保持乐观精神,工作之余民警也有着自己的娱乐方式,小贾40出头还年轻,喜欢健身;56岁的老朱喜欢厨艺,每天饭食都是他来做;53岁的曾强喜欢摄影,日出日落的铁路是他最喜欢的拍摄题材,每次巡逻巡线时还不忘带上相机;所长左晓栋喜欢养花,办公室、走廊和窗台他都摆上花,虽不名贵但活得恣意。为了给花施肥,他又买了几条金鱼,用养鱼的水浇花两全其美。在左晓栋的心里,派出所就是他们8名民警的家,家里不仅要团结,更要温馨。

                “小蒜沟站派出所的主要工作以防范为主,说起来枯燥单一,却不能有丝毫马虎,守护着这里的每一寸铁路安全是我们的责任。”左晓栋说。

                责编:姜贞宇